青海快三怎么预测 青海快三昨天走势图 青海快三跨度和值走势 青海快三综合走势图官网 青海快三开奖历史开奖 青海快三75期开奖结果 青海快三下载安装 青海快三福彩 青海快三走势图预测 青海快三走势图今天 青海快三开奖历史开奖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 青海快三昨天开奖 青海快三电视走势图 青海快三走势图综合版
站内搜索

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

投稿登录

今天是2019年1月15日 星期二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教师文学 > 教师作家 > 教育使我们富?#26657;?#25991;学使我们高贵  文学滋养心灵,教育培养智慧
王传宏:第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主奖获得者 2019-01-15 12:41:42  发布者:  来源:本站

作者简介:王传宏,女,江苏东海人。现任教于上海海洋大学海洋文化与法律学?#28023;?#19978;海市作协签约作家,曾获第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主奖,20152016年上海市作协优秀作品奖。著有长篇小说《诱惑》《疼痛》《我走了》,先后在《收获》《上海文学》《小说月报原创版?#36820;?#21002;物发表大量作品,其中中篇小说《谋杀》被?#35851;?#25293;摄成电影《春花开》,作品多次被《小说选刊》《中篇小说选刊》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?#36820;?#21002;物转载。

 


内容提要:小说讲述了一群混在日本的中国人。

中专生别小诺因少女时代的一?#25105;?#22806;失身而失学。在故乡小镇,别小诺成为一个嫁不出去的女人,不得不远走他乡,最终通过婚介所远嫁日本。然而?#20154;?#26469;到日本后,却发现?#32422;?#20174;未谋面的丈夫森村浩一竟莫明其妙地消失了,屋子里除了一些生活用品,还留有几张日元钞票。不久,别小诺不得不走出家门,独自面对一个全新的陌生世界。为了生活,别小诺吃过许多?#37327;啵?#30452;到意外遇见许多年?#28595;?#20010;让她的生活陷入无尽麻烦之中的男人巫加越。

巫加越当年去学校调研时,与还是一名学生?#35851;?#23567;诺相识,并有了肌肤之亲,后却一走了之。已是人到中年的巫加越,离婚后去日本淘金。在日本,他从最底层的清洁工做起,与妻子纪小敏通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拥有?#32422;?#30340;事业。然而巫加越却因身陷赌博泥沼而欠下巨额债务,最终离家出走,不知所终。

小说中的另一条叙事视角是属于别小诺的同事、留学日本的年轻女人马寄南的。马寄南因?#25913;?#36229;生,一出生便被寄养在亲戚家。后虽被接回上海家中,却几乎成为漂亮姐姐的一个影子。长相普通的马寄南?#26377;?#22312;被冷落与忽视中长大,大学毕业后,又追随姐姐来到日本。但她对理想与爱情的执着追求,使她的生活充满了许多不可知?#35851;?#25968;。马寄南最?#31449;?#23450;回国,寻找属于?#32422;?#30340;爱情与新生活。

别小?#31561;?#28982;在日本继续等待着。周末下班的时候,别小诺门没有锁,以为?#32422;?#19968;时疏忽忘记锁门了。可是屋子里的灯是开着的卫生间传出哗哗的水声有?#33487;?#22312;里洗澡。?#35757;?#26159;森村回来了?!别小诺倚在墙上,身体顺着?#22870;?#24930;慢往下滑,终于一屁股坐到地上……

 

第二章
 

别小诺醒来的时候,阳光已经穿过前门的玻璃,落在她的枣红色绣花棉袄上。别小?#31561;?#20102;揉眼睛,顿时清醒过来。她睁着眼睛在地板上躺了很久,依然觉得?#32422;?#20687;是在做梦。整个旅程显得出人意料的?#28120;藎?#20960;乎与?#32422;浩?#30528;自行车?#26377;?#38215;到市里买什么东西差不多。在没去之前,已经计划了很久,那要买的东西是如何如何好,又是如何地必不可少。这样的想像在出发之前终于变成了一股急不可耐的热情,于是用力蹬着自行车,恨不得马上就把那东西买到手。但等到了之后却发现,连日里培养起来的热忱忽然在一?#24067;?#28040;失得无影无踪。别小诺低着头看?#25293;?#35201;买的东西不相干地躺在冰冷的柜台里,忍不住有些疑惑起来,?#32422;?#28779;?#34987;?#29134;地往这儿赶,就是为?#33487;?#20040;个平淡无奇、十分不起眼的东西么?

别小诺慢慢地起身、洗漱,开始整理?#32422;?#38543;身带来的东西。别小诺发现,屋子里的东西虽然简单,却大都实用而顺手。等到她把两只大旅?#20889;?#37324;的东西整理好,屋子里的一切看起来便显得顺眼多了。别小诺用冰箱里的东西给?#32422;?#20570;了一顿早饭,然后便坐在那里低着头想心事。

别小诺忽然觉得,森村或许只是临时有事离开了。要不,他怎么会给她留钱呢?至于为什么没有把?#32422;?#31163;开的消息事先告诉她,她想了想,觉得那只是因为二人语言不通。或许,森村曾经把这消息告诉过婚介所,可是别小?#30340;?#26102;已经上了飞机,婚介所已经没有办法通知到她了。如果情况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所有这一切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。别小诺现在能做的,只是耐心地等待。一想到这里,她的心情便渐渐变得明朗起来。

信封里的钱别小诺早就数过,共有十万日元。她把它换算成人民币,看起来似乎也不算太少。虽然别小诺早就知道这里的物价昂贵,但究竟贵到什么程度却是一无所知的。根据森村留下的钱,别小诺觉得他离开的时间应该不会太短。虽然她有些担心,要是她出去了,而森村却在这个时间回来了怎么办?可是,一直在这里枯坐着似乎又有些傻。下午的时候,别小诺决定出门转转。

外面的阳光很灿烂,别小诺站在阳光下,忍不住仰起脸闭上?#25628;?#30555;。阳光在脸上的感觉似乎是有重量的,这让她意识到?#32422;?#24050;经离开家很远了,心里不禁涌出一丝感伤。门前的小路静?#37027;?#30340;,看起来既陌生又神秘。别小诺站在那里,一时不知该朝哪个方向走。虽然到处?#21152;?#25151;子,她却没有发现有什么人。偶尔能看见有老太太站在门前弓着身子晾?#36335;?#35265;别小诺打量她,便又转身回去了。而当老太太退回屋里之后,那房子似乎?#30452;?#25104;死寂一片,几乎不像是有人住在里面。别小诺还记得那个老太太看她时的眼神,虽然只是匆匆瞥了一眼便迅速将目光移到了别处,但那目光中的惊异却让她的心里忍不住一噤。

每一所房子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模样,既安静又诡异。别小诺虽然十分好奇,却不敢在它们面前多加停留。或许,在每一?#20219;?#38376;背后?#21152;?#19968;双像那个老太太一样的陌生的眼睛在看着她。别小?#31561;?#19981;住有点惭愧起来,她原本是想探究别人的生活,没想到却早已被别人好奇地打量了。

别小诺很快便在附近找到了超市和?#39034;。?#36824;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门面很小的邮局。别小诺在邮局给母亲写了封报平安的家信,又在超?#26032;?#20102;几样零碎东西。超市的收银员一边收钱,一边唱歌似地说了一长串的话。别小诺虽然尖起耳朵认真?#30452;媯?#21364;一句也没有听明?#20303;?/span>

接下来的几天,别小诺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闲逛上。周围都是普通的景致,但是所有的一切在她的眼中却是那样的新鲜有趣。路边?#35851;?#21033;店、点心铺,只能站着?#33489;?#30340;卖便当的饮?#36710;輳?#29978;至里面没有人、只是摆着几台机器的?#36828;上?#24215;,她都忍不住要好奇地看上几眼。在每一家店铺,别小诺?#23478;?#28040;磨掉好长时间。但是这些商店大?#24049;?#23567;,里面常常只有她一个?#19997;汀?#36825;又让她忍不住觉得有些难堪,不好意思在里头逗留太久。围着围裙、包着素色头巾的女人微笑着向她打招呼,别小诺并没有听懂她在说什么,只是点点头,赶紧离开了。

路上的行?#33487;?#30475;上去,除了衣着更整洁时髦一些,似乎与家乡小镇上的人没什么二样。但是别小诺仔细打量之后却发现,那是完全不同的二种人,就连长相也毫无相像之处。那是一张张由文明的精致与旷野的古拙微妙揉?#29616;?#21518;的面?#20303;?#27599;一张脸都是沉静冷淡的,却会忽然之间微笑起来。从脸上几乎什么也看不出,就连不满和嫌恶也被礼貌的微笑遮掩了起来。只有两只眼睛是冷的,空洞得像是没有尽头。别小?#24471;?#27425;见到这样的目光,便会下意识地低下头,忍不住想把?#32422;?#34255;起来。

树上的乌鸦嘎地叫了一声飞走了,把别小诺吓了一跳。在小镇,大?#21494;?#25226;乌鸦的叫声当作是不祥之兆,这儿的人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。别小诺发现,就连这里的猫也是不一样的。在小镇,经常能听见谁家的猫忽然无来由地叫了起来,喵喵喵地叫得人心里发慌。这里的猫?#26149;?#23569;这样?#23567;?#32780;且它们几乎一点也不怕人,常常自顾自在路边徜徉着。在离别小诺几米远的地方,一只打理得十分干净的黑猫正懒洋洋地打着哈欠,别小诺蹲?#24459;?#23376;想抚摸它一下,那只猫虽然紧张得翘起了尾?#20572;?#21364;依然慢悠悠地往前走。不远处一个老太太忽然一边鞠躬一边向别小诺说着什么。别小诺也没有听懂,只好脸上僵着笑停住了。

车站旁的那家弹子房里,总有许多人坐在里头。别小诺直到很久之后才知道他们是在赌博。但是看他们脸上的表情,倒更像是在做某种不太有趣的游戏。别小诺曾在门口?#20302;?#22320;观察过,到底也没有弄清楚他们是怎么赌的。那大都是些看不出年岁的男人,偶尔也会有几个老太太夹杂在他们中间。别小诺看见里面的人大都只是静静地坐着,眼睛盯着面前的机器。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阵嘈杂的音乐声,把屋子里的一切?#20960;?#19978;了一层模糊暗淡的面纱。机器永远在一刻不停地工作着,只能看见一只只弹子球沿着复杂而细小的轨道,消失在某个神秘的处所,又忽然一下子涌了出来。别小诺常常忍不住有些奇怪,这种并不新奇、看起来也没有多少乐趣的游戏,为什么会吸引他们,让他们?#25191;?#19981;疲呢?这让她很不理解。可是,这里总?#24515;?#20040;多让人不解的事情,她也懒得探究其中的缘由。

每天?#35762;顺?#20080;?#35828;?#26102;候,别小诺?#23478;?#20174;那家叫エキゾチズム(异国情调)的小店前经过,别小诺一直不知道那个小店是做什么生意的。大多数时间,店门总是锁着的。直到傍晚的时候,才会有几个菲律宾女人把门打开。女人们穿着普通的衣裙,看起来甚至没有大街上的那些时髦女郎打扮得艳丽,只是身上的香水味很重。脸上化?#35834;?#22918;,倒是打理得十分细致。大多数的时候她们似乎只是低着眉眼闲闲地坐在那里,偶尔抬起头娇媚地微笑着,那眼睛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勾人的魅惑,让人心中忍不住一动。有一次,别小诺看见一个刚从车站出来、提着黑色公文包的男人,被几个女人?#21040;?#20102;屋子里,小店的门随即被关上了。别小诺这才有些明白,这里是做什么生意的。

很快,周围便没什么秘密了。日子又像在小镇时一样,变得单调而漫长。森村依旧没有任何消息,别小诺曾给婚介所写信询问他的下落,却一直没有得到回音。而除了婚介所,别小诺也不知道应该向谁去打听这件事。这栋普通的公寓虽然住着人,大多数的时候看起来却像是座空房子似的。别小诺刚来的时候,因为孤独郁?#30130;?#21448;不知道森村去?#22235;?#37324;,曾经大哭过一次。别小诺一想到?#32422;?#36825;么多年四处漂泊,现在好不容易把?#32422;?#23233;了出去,却又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,忍不住悲从中来。可是,她还没有来得及哭个痛快,便听见有人敲门。别小?#30340;?#20102;把眼泪,红着眼圈过来开门。门口站着的那个中年男人先还虎着脸,怪别小诺打扰了他休息,现在见她的眼眶里包着泪,也不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。于是,便絮絮叨叨地和她说着什么。别小诺虽然没有听懂,却闻到?#22235;?#20154;口中飘出的浓重的酒气。这让她忍不住有些忐忑不安起来,也不管是不是听得懂,只是连声说对不起

隔壁的房间里,似乎住着一个老太太,总是像只影子似的栖息在屋子里。别小诺有时能听见老太太在屋子里?#35834;死?#21531;的歌,这让她感觉十?#26234;濁小?#20598;尔出门的时候遇见,老太太总是客气地打着招呼。别小诺很想向她问问森村的情况。但是,无论她怎样搜肠?#21619;牽?#31455;然想不起一个日语单词,说不出一个字来。面对老太太诧异的目光,她只能尴尬地微笑着。别小诺知道,在老太太看来,?#32422;?#19968;定是个十分奇怪的女人。或许,还是个哑巴。

 

 

不久,别小诺买了本地图册,开始试探着出远门。东京的交通发达是全世界都出名的,电车、地铁线路四通八达。车站、路口各式各样?#35851;?#35782;都做得简明而实用,别小诺甚至不需要开口?#20107;罰?#20415;能在东京的大?#20013;?#24055;自如地往返。为了节省开支,除了车费,别小?#24471;?#22825;中午只是随便吃点面包、饭团之类的。累了,便在路边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。那些大商店的门前,总有许多?#33487;?#22312;那里抽烟。别小诺常常混在他们中间,眯缝着双眼,慵懒地注视着路边的行人。

一个女人在不远处揿灭?#25628;?#22836;,把背包里的?#23478;?#26426;打开,坐在?#35828;?#19978;。于是,诡异的音乐声便从女人?#35851;?#21253;里流了出来。忽然,女人?#35757;?#20102;鞋子,光着脚跟着音?#22336;?#29378;地跳了起来,把周围人都吓了一跳。人群很快便?#36828;?#22260;成了一个圆圈,于是女人便闭着眼,自顾自地舞了起来。女人已经不年轻了,有一张有烟瘾的人常有的那种暗淡无光的脸。穿一件浅灰色毛衣,身?#21335;?#30246;,看不出有什么出奇的地方。但是,痛苦和绝望却在一?#24067;淙门?#20154;的那张平淡无奇的脸一下子变得魅力十足起来。

女人的长发很快被汗水浸湿了,纠结在一起。别小?#30340;?#21548;见女人的喘息声,咻咻的,像是一只猫或者是别的什么动物发出的声音。但是,女人似乎并不会跳舞,她的扭跳和旋转看起来倒更像是某种莫明其妙的疯狂。人群中很快便传出一阵轻微的嘲笑声,有人大声地叫着好。别小诺发现,就连女人的疯狂也像是某种程式化的东西。女人举起双手,仰面朝天地跪在那里,祈祷似地扭动着,然后便疯狂地旋转起来。猛然间又像晕死过去似的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。等到大家开始怀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的时候,女人忽然又一下子站了起来,重复着刚才的动作。

很快,警察便被招引了过来。两个穿?#21697;?#30340;警察站在一边,还在?#28120;?#30528;是不是要?#25159;?#20160;么行动,原本一动不动躺着的女人?#26149;?#28982;从地上爬了起来。别小诺十分奇怪,那个女人始终闭着眼睛,她是怎么发现警察的呢?警察似乎正在和女人说着什么,女人始终一声不吭,耷拉着眼皮坐在地上。女人从口袋里掏出张湿纸巾擦干净?#32422;?#30340;脚,然后便穿好鞋子不动声色地收拾好背包离开了。

一旁的警察和围观的人群也相继散开了,周围很快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。路上的行人依旧急匆匆地向前走,几个穿着夸张的广告衣、挂着广告牌的男人一动不动地站在路口,看起来就像是个什么物件。一个面色疲惫的男人在向行人?#22336;?#24191;告纸巾,几个抱着吉他、手拿铃鼓的年轻女孩正在远处唱歌,优美的和声在暮色中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出人意料的陌生的邀请。

周围到处都是陌生的景致,充斥着异国的?#34987;?#20294;是别小诺反倒不像是对住处附近那样有兴趣了。身边走过的都是与?#32422;?#26080;关的陌生人,那件枣红色棉袄?#35757;?#20043;后,甚至没有人再多看她一眼。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,别小诺谁也不认识,只有森村与她有些关系。但是,有时她觉得就连这一点也是不确定的,有点似是而非的样子。一想到森村,别小诺的?#32426;?#20415;忍不住皱了起来。

别小诺在东京很快便发现了许多中国人。在池袋北口,冷不丁地就会遇见几个讲中文的人。他们大都面色模糊,看起来匆忙而疲惫,别小诺也弄不清他们是做什么的。她曾试着和他们搭过话,可他们不是装着听不懂,就是支支吾吾地不肯多说什么。或者,只是直截了当地问她有什么事?这倒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。不过,她还是?#19981;?#21040;中国人开的商店里转悠。那些商店大都门面很小,货架上摆的东西都是以前熟悉的,虽然现在的价格翻了好几倍,她依然会挑那些便?#35828;?#23567;心地买上几样。手里捏?#25293;?#20123;熟悉的小东西,走在陌生的大街上,别小诺觉得?#32422;?#24573;然?#31350;?#22320;多出了几分安全?#23567;?/span>

离地铁出口不远的那家叫知音的中文书店,也是别小诺常去的地方。里头卖的差不多都是中文书,狭小的空间里杂乱地摆着各式各样的书报?#21448;尽?#20960;个留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看起来像是累了,手中的书扔在一边,席地坐着便打起了瞌睡。书店的服务员隔着老远,老实不客气地吆喝着,起来起来!不能在这里睡觉!这样的情景常常会让别小诺产生错觉,以为?#32422;?#21448;回到了家乡小镇。

别小诺还在一幢大楼的拐角处找到了一个中文网吧,有一架阴暗的扶梯直接通到四楼。推开网吧的门,里面的情形把她吓了一跳。二十几个平米的屋子里,挤挤挨挨地摆满了电脑。屋子里的光线很?#25285;?#22823;白天也开?#35834;啤?#22681;角堆着几只还没有来得及清理的鼓?#21738;?#22218;的垃圾袋,空气中?#33268;?#30528;浓重的烟味,夹杂着一股?#22870;?#38754;的奇怪的香味。屋子里的人大都在埋头打游戏,有?#33487;?#29436;吞虎咽地吃着盒饭,也有人躺在椅子上蒙头大睡。

一个穿桔红色毛衣的男?#33487;?#19968;边抽烟,一边?#24863;?#39118;生着。别小诺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他在和身边的人说话,后来才发现,那?#33487;?#21644;网上的什么人聊天。别小诺听见那人说,他住在二楼,从窗户里可以看见外面的一棵硕大的樱花树,窗前有一条狭窄的通向远方的路。这没什?#26149;?#22855;怪的,这地方的路总是这么窄。有二?#37202;?#36710;迎面开了过来,看起来几乎要撞上了。但是别担心,它们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,便安全地让了过去。那个男人说,这个看起来有点?#25509;?#30340;地方其实有个非常?#35272;?#30340;名字,叫富士见。之所?#36234;?#36825;么个名字,据说是因为?#35825;?#37324;可以看见富?#21487;健?#19981;过,这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。现在,即便他睁大眼睛向远处看,依然什么也看不见。

男人说话的声音很大,但是网吧里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对他说些什么?#34892;?#36259;。别小诺看?#25293;?#20010;男人?#35851;?#24433;,忍不住有些疑惑,他在和什么人聊天呢?是一个女人么?那个女人与他是什么关?#25285;?#37027;么,她知不知道与她聊天的这个男人现在正坐在一个肮脏的网吧里呢?

一个男人闭着眼睛盘着双腿坐在椅子上,正跟着音乐在做什么隐秘的功法。一边双手合十,一边轻声地吟唱着。在离他不到半米远的地方,一个瘦弱的年轻男?#33487;?#25140;着耳机看A片。很快,年轻男人便离开座位,去了厕所。十分钟之后,那人又重新回到座位上,戴起了耳机。别小诺看见那人缩着脖子,微微地打着哆嗦,脸上还带着?#20889;?#30340;激情与厌倦。

表面上看起来,这里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在埋头干?#32422;?#30340;事,并不关心别人。但是,别小诺从网吧出来的时候,发现?#32422;?#25918;在门口的雨伞不见了。第二天,当她再次去网吧的时候,意外地发现?#32422;?#26152;天刚办的一张上网卡上的钱已经全部用光了。网吧的管理员一脸茫然地看着她,说,这只能怪你的?#20284;?#19981;好,我不知道怎么会出这种事。

每天清晨,别小诺总是早早地起?#29627;?#21644;周围普通的上班族一样,急匆匆地向车站走去。清晨的电车上,到处都是人。车厢里却安静得出奇,只能听见偶尔的?#20154;?#22768;。有人低着头看报纸,也有人在手里把玩什么东西,更多的人只是一动一动地闭着眼打瞌睡。别小诺看见有人甚至一只手拉着扶手,也能?#33080;?#22320;睡过去。有年轻女?#33487;?#23545;着镜子抹口红,之后也像那些男人一样,闭着眼睛假寐。只是女人的双脚文?#35834;?#24182;拢着,手中的包也整齐地摆在膝盖上。

晚上,别小诺总是很晚才回家。但是,无论怎样晚,电车里依旧拥挤不堪。与清晨的电车相比,夜晚的电?#24213;?#26159;?#33268;?#30528;一股难言的躁动。喝得半醉的男人们摊手摊?#35834;?#30561;着,晃动的头颅不时碰到身边的人。有人?#25104;?#32495;红,独自微笑着。也有?#33487;?#22312;电车出口处沉着脸凝视着窗外飞逝的夜景。一个男人忽然紧?#35834;?#30447;着?#32422;?#30340;手表大声喊了起来,十、九、八、七、六、五……引来众人一片好奇的目光。很快,那个男人的身边便空出一块无人区。

只有电?#24403;?#31449;的声音依旧那么礼貌周全、优雅动听,但是?#19997;?#21548;上去,却有点像催眠曲似的。别小?#24403;?#30528;眼睛侧耳倾听着,很快便有了睡意。

终于到站了,别小诺随着人流向车站出口处走去。身边到处都是人,却听不见有人说话,耳边响起一片踢踢踏踏的脚步声。人群自觉地排成整齐的?#28216;椋?#23601;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隐秘的人在?#23500;?#30528;他们,一?#37117;?#22320;朝着有光的地方走去。别小诺走在他们中间,常常会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。她想用一个什?#21019;?#26469;形容这种感觉,却怎么也找不到?#40092;?#30340;。别小诺发现,可以用世界上最伟大的字眼,也可以用最恐怖的词汇来形容她身边的这些人。可是,无论是伟大还是恐怖,却都是与?#32422;?#26080;关的。而且,对于身边的这些人来说,她又算得了什么呢?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外国新娘而已,而且,就连她的新娘身份也有些让人生疑。或许,她早已经被那个有名无实的丈夫抛弃了也未可知。虽然她还不能确定,但这却是极有可能发生的。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,那么她现在在周围人的眼中就是一个没有身份、没有名目的莫明其妙的人。对于这样的人,谁会在乎她,又有谁会在意她的感觉呢?

于是,那种巨大而空洞的、挥之不去的孤独感又慢慢浮了上来。别小?#31561;?#19981;住有些诧异,她原以为?#32422;?#19968;离开小镇,就等于是把过去抛在了身后。别小诺一点也没有想到,过去的一切就像是她后背上的那颗黑痣,早已经变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。它们步履敏捷,精力旺盛,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早已?#37027;?#23614;随着她,来到?#33487;?#20010;陌生的国度。在她还在左顾右盼、彷徨不知所措的时候,它们早已在不远处等着她,嘴角挂着微笑,眼中蓄满倦怠,一副悠然自得、胜券在握的模样。

?#35757;潰?#19968;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么?

别小诺发觉,?#32422;捍有?#21040;大似乎?#30171;用?#26377;爱过谁,也没有被什么人爱过。就连?#25913;福?#21035;小诺也不太能确定,他们是不是曾经宠爱过?#32422;骸?#31561;到长大成人之后,似乎也没有什么人让她刻?#25970;?#24515;过。那几个曾经与别小诺关?#30331;?#23494;的男人,都像是初春微凉的寒风,刮过之后便永远消失了。别小诺虽然也曾伤心失望、痛哭流涕过,其实心里并没有多少痛苦和怨艾。现在,有时她甚至都想不起他们的名字。在别小诺的记忆中,他们早已与那些逝去的岁月混杂在一起,变成了灰色背景上一个个模糊不清的斑点,?#20102;?#30528;卑微暗淡的光泽。只有许多年前的巫加越,偶尔还会在她的梦中出现。当年那些蚀骨的羞辱经过岁月的稀释之后,早已经消失殆尽,只留下一点若有若无的淡漠。别小诺坐在午后的阳光下,冷淡地回想着当时的种种?#38468;冢?#23601;好像是在回忆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。

在那些独自回忆往事的日子里,别小诺忽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。她以前一直以为是巫加越?#35851;?#20102;她,别小诺身边的每一个人甚?#20142;?#22905;?#32422;海?#37117;是这样认为的。可是,这其实只是个误会。别小诺发觉,即便当年没有巫加越,她的人生也早已经注定了。她永远也无法像小镇的?#23194;?#20204;那样,安静知足地生活。不是她不能,而是她根本就不愿意。在离家出走的那些年,别小诺其实有过许多次机会,把?#32422;?#30340;生活安置好,是她?#32422;?#20027;动放弃了。虽然后来也有过后悔的时候,但是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机会,还是会?#28120;?#30528;。而机会就在她的?#28120;?#20013;?#37027;?#36828;去了。有时,连别小诺?#32422;?#20063;有些不明白,她到底想要什么?而且,这样的?#28120;?#21448;有什么意义呢?现在看起来,一切几乎有点像是个陷井。她的出走、拒绝和等待,只是意味着一个巨大而空洞的陷井——嫁给从未露面的森村,继续让?#32422;?#22549;入不可知的无用的混沌之中,继续着与往日相同的难耐的等待。

别小诺正坐在上野公园的湖边长椅上低着头想心事,忽然听见有人在她身后说话。开始的时候,她甚?#20142;?#22836;都没有回。可是,那人就在她耳边说话,而且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?#32908;?#21035;小诺转过脸去,看见有个年轻的黑?#33487;?#22312;?#32422;?#36523;后,正指着面前的不忍池中的水鸟,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。别小诺摇了摇头,向那个黑人笑了笑,结结巴巴地说,?#24037;撙蓼護蟆ⅳ銫郡筏?#26085;本語が少ししかできません(对不起,我只会一点儿日语)别小诺原以为那人应该转身离开了。可是,他却在椅子的另一端坐了下来。

黑人有时说日语,有时说英语,为了表达清楚?#32422;?#30340;意思,还夹杂着连续不断的手势。那人告诉别小诺,他叫杰森,是个美国人,在东京的一家电气公司上班,业余时间?#19981;?#25171;游戏和看电影。那人还说了一些别的什么,可是别小?#31561;?#22823;都没有听明?#20303;?#21035;小诺一点也弄不懂,他为什么要坐在这里,又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呢?忽然,那人凑近了些,又说了一句什么。那人离得实在太近了,这让她觉得很不?#32942;摺?#21035;小诺把身体往后退了退,谁知那人却不依不?#27169;?#21448;凑近了过来,还殷勤地伸出手,帮她捉?#36335;?#19978;的毛絮絮。别小诺这才发现,?#32422;?#26089;晨新换的黑色风衣上,竟然有这么多的毛絮絮。这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,忍不住说了声谢谢!

那人抬起?#28902;?#30528;别小诺笑了笑,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,然后继续勤勉地捉起了毛絮絮。?#20806;?#23436;一个,?#22336;?#29616;了下一个,于是赶紧再去捉。他的动作让别小诺觉得十分滑稽有趣,脸上不觉露出了笑容。那人敏锐地?#36466;?#21040;?#33487;?#20010;信息,于是又凑近了些,问,どちらに住んでいるの(你住在哪里?这一次别小诺总算听懂了。?#25191;?#22320;笑了笑,说了一个地名。那人?#28120;?#20102;一下,说,遠いけ?#20254;?#20170;から出かければ間に合う?#20154;激Δ堡?/span>太远了,不过要是我们现在出发的话,还来得及)。说完,便站起身挽起了别小诺的手。

别小诺这才意识到,他一定是误会她了,把她当成是一个需要温暖和慰藉的?#25293;?#22899;人,或者是一个妓女。这让她想起了很久以前在电影院里陪陌生男人看电影时的经历,忍不住有些羞惭起来。

那时候,在电影院的包厢里,有许多和她一样的女人。包厢遮挡住了众人的视线,交易就在包厢里的那张柔软的紫色长椅上秘密进行着。黑暗中,陌生男人熟?#36820;?#35299;开别小诺的胸罩,然后便在胸脯上?#30452;?#22320;揉捏着。坚?#27850;?#31961;的手指就像是个理所当然的入侵者,千军万马般地一路横扫过来。有时,陌生男人还会有些特殊的要求,但总是会被别小诺十分坚决地拒绝。好在电影很快就放完了,等电影院里的灯光再次打开的时候,黑暗中的一切便像被施?#22235;?#27861;一般,暴露出?#37326;?#19981;堪的本来面目。别小诺这才注意到,陌生男人是个四十出?#36820;?#20013;年人,拎着一只脏兮兮的旧旅?#20889;?#33080;上满是奔波?#25237;?#30340;疲倦。别小诺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,身上的那件连衣裙已经穿了好几天了,看起来有些脏。由于睡眠不足,一脸的暗淡与憔悴。陌生男人似乎也觉察到?#33487;?#19968;?#26657;?#21254;?#21494;录?#24352;钞票,便头也不回地一路远去了。

别小诺忽然觉得有些厌倦起来,推开那个年轻黑人的手,说了声对不起,便径直站起身离开了。别小诺原以为,这次有些奇怪的遭遇就这样结束了。可是,第二天当她在傍晚再次来到上野公园时,却发现那个年轻黑?#33487;?#22352;在昨天的那张长椅上。看见别小诺,那人连忙站起身冲着她笑了笑。然后向长椅的另一边挪了挪身体,意思是让她坐下。

别小诺?#28120;?#20102;一下,坐了下来。那人告诉她,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半个多小时了,还以为她不来?#22235;亍?#37027;人?#20013;?#32110;叨叨地说了一些别的什么,别小诺也没怎么听明白,只是点点头答应着,心里却有些温暖的潮湿慢慢地浮了上来。别小诺低着头看面前的湖水,暗绿色的湖水在夕阳中幽幽地闪着光,里面模糊地印着两个人的影子。别小诺睁大眼睛看水中?#32422;?#21464;了形的脸。那是一张略有些扁圆的脸,皮肤很白,二只眼睛不大,却是弯弯的。头发蓬着,遮没了大半个?#28304;?#20687;是知道?#32422;?#19981;好看,本能地想要藏起来似的。别小诺一点也弄不明白,那人到底看中了她什么呢?她身上穿的还是当初?#26377;?#38215;带出来的?#36335;?#31616;直不像样子。鼓?#21738;?#22218;的暗红色防寒服,腋下和袖口?#23478;?#32463;磨得有些发白了。现在已经是春天了,要不是傍晚还有些冷,这身?#36335;?#32943;定就有点穿不住了。

那人?#24433;?#37324;拿出一本书,对别小诺说,“日本語を勉強したい?#32988;欏?#25945;え?#30382;ⅳ菠毪堡?rdquo;(你要是想学日语的话,我倒是可以教你)。别小诺点点头,顺从地跟着他一句句地念着。书上的假名和汉字,都是她以前就认识的。那人却不知情,只当是?#32422;?#25945;得?#27809;?#26159;别小诺太聪明,脸上忍不住露出些惊异和喜悦。别小诺很想告诉他,这些以前?#32422;?#37117;在小镇的那个日语老师那里学过。可是?#32422;?#30340;日语词汇太过贫乏,无法表达情楚。于是,只是抬起头笑了笑。

下一次,那人便丢开书,只是漫无目的地聊着。别小诺很快便爱上?#33487;?#26679;的?#36763;摹?#24320;始的时候,她还感觉有些吃力,但很快便应对自如了。原本对别小诺来说生涩无趣的日语,在交谈中日渐变得温婉?#35272;?#36215;来。就像是在笼子里关了很久的鸽子,搭拉着翅膀,浑身落满了?#39029;荊?#21407;以为早已经不会飞了。没想到一出笼子,?#26149;?#21895;喇一路飞了出去,只留?#24405;父?#32763;飞的羽毛。

那人似乎也?#19981;?#36825;样的约会。每天傍晚总是早早在湖边等着,直?#25945;?#40657;之后,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有时,两人也会一起吃晚饭。也大都是在附近吃些面条、咖喱饭之类的,而?#21494;?#26159;各自付?#30465;?#37027;人没?#26143;?#30528;付钱,这让别小诺觉着安心了许多。终于有一天,那人跟着别小诺一起上了电车。她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他有什么事恰好与?#32422;?#39034;路,也就没有多追问。等到那人和?#32422;?#19968;同下了车,别小诺这才感觉有些不对。

两人肩并肩地向前走,谁也没有说话。别小诺忽然?#31350;?#22320;有些紧张,四处张望着。这些天来,与这个年轻黑人在一起时,别小诺从没有想到过森村,可是现在,照片上那个瘦瘦的穿西装的男人忽然十?#26234;?#26224;地浮现在她的脑海中。别小诺忽然觉得,或许森村就在不远处看着?#32422;海?#22905;做的一切事都瞒不了他。这让她顿时有些不安起来。别小诺也顾不得礼貌了,只是说了声不?#26657;?#25512;开那人的手便开?#32426;?#21069;跑。

别小诺原以为他会追上来的,可是,他并没有追。别小诺的脚?#35762;?#30001;放慢了,心里忽然变得空落落的。她低着头慢慢地向前走,能感觉到远处年轻黑人的目光十分困惑地落在她的后背上。不知怎么,别小诺的心里忽然生出几分不舍,忍不住有些怜惜起来。一件才刚刚开始的事,谁也说不清它会如何向前发展,便被她毫不留情地连根拔起。?#35757;?#22905;连这点柔弱得可怜的温情也承受不起么?那个年轻的黑人长得很好看,结?#20302;?#25300;的身?#27169;?#26377;一双柔和漂亮的黑眼睛。而且,他还是个十?#22336;?#36259;、很有意思的人。别小诺一点也不讨厌他,不仅不讨厌,甚至有些?#19981;丁?#22905;知道他需要她,可是,?#35757;?#22905;不需要他么?和他在一起,别小诺不是没想过。可是,总觉着不太可能。因为太愉快,时时刻刻都像是离别一样。现在,别小?#30340;?#24863;觉到他怀中那片温暖的?#25307;椋?#22905;真的恨不得立刻去填满它。

别小诺停下脚步,转过脸去。她很想回去找他。可是,身后已经没有动静了。那人不知什么时候,早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。别小诺叹了口气。这样也好,那么,她就不需要再后悔什么了。

上一篇:祁?#25314;?#31532;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主奖获得者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?#25945;?#38142;接
 
青海快三走势图27日
青海快三怎么预测 青海快三昨天走势图 青海快三跨度和值走势 青海快三综合走势图官网 青海快三开奖历史开奖 青海快三75期开奖结果 青海快三下载安装 青海快三福彩 青海快三走势图预测 青海快三走势图今天 青海快三开奖历史开奖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 青海快三昨天开奖 青海快三电视走势图 青海快三走势图综合版